主页 > 展会报道 >狗官踹狗是因为怕狗!你信吗?

狗官踹狗是因为怕狗!你信吗?

归属:展会报道 日期: 2020-02-16 作者: 热度: 500℃ 817喜欢

新头壳newtalk

林子一大,什幺鸟都有。台湾这几年来不断出现一些虐狗虐猫案,尤其台大化学系澳门学生陈皓扬,连续虐杀大安区流浪猫大橘子与文山区蔬食餐厅店猫斑斑,引起全民公愤,各界因此关注动物的保护,希望修法加重虐猫狗者的刑罚。

当然,会虐猫狗者心理也有问题,无论刑期如何加重,或许都无法完全消弭。但至少行政机关该有共识,官员有虐猫狗这种变态行为,应该要列入重点观察对象,优先汰除。但事实却不然,官官相护的官场文化,这样的官员反而被保护得更好。

「为防範非洲猪瘟疫情,各单位绷紧神经做好防疫工作,机场检疫犬也辛苦地在第一线工作,但却传出有移民官脚踹值勤中的『护国神犬』,狗狗吓得当场惨叫,引发网友挞伐,这名移民官也出面道歉。

一名在高雄小港机场担任检疫犬领犬员的网友,日前在脸书社团《有点毛毛的》PO文表示,『过年期间,大家都是在机场辛苦执勤準备下班,只因为狗靠近,你说怕被咬,就出脚踹工作犬,狗狗吓到还因此「该」了一声……你可以不喜欢狗、讨厌狗,但你绝对不能欺负牠们。』并透露已经不是第一次对狗不友善。

而从网友贴出的影片中,可以看到领犬员和移民官为此争吵,一旁的航警看不下去,出言训斥『你看到狗就踹下去,牠们就不用值勤了』、『你一句道歉就好了,你还跟人家讲这幺久,你这样很难看,还穿着制服,我在旁边看了很久,你那种道歉的方式根本就没有诚意』。

领犬员则说『因为你觉得牠是狗,牠为国家这样子,说真的是很辛苦的』、『牠们就是检疫犬,牠们是有职务在身的』,但陈姓移民官却回『先不要讲国家的事,我从头到尾都说我不喜欢狗』,领犬员反问,如果遇到海关的缉毒犬也一样会踢牠吗,陈男竟回『我绝对会』。

对此,移民署国境事务大队高雄机场国境事务队长蔡英杰,这起事件发生在 9 日晚间 11 时许,该名陈姓移民官因童年时曾被狗咬伤,因此对狗有恐惧感,以往工作时都会尽量避开检疫犬,但当天在公务门附近,空间小无法闪避,才会做出不恰当的举动,事发后已报请署本部调查,将对陈员惩处并调离机场,以防日后再对检疫犬做出不友善行为。……」

移民署事前知情?不知情?

这世界上被狗咬过的人很多,怕狗的人也很多,讨厌狗的人也很多,对狗有阴影的人也很多,可是这幺多的人加起来,也没听说世界上会有任何一个人,会去机场对着执勤中的检疫犬狠踹一脚的。

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个踹检疫犬的虐狗者,还不是那种特立独行于国际的中客,根据《苹果日报》报导,「该名移民署陈姓科员46岁,警专9期毕业,在移民署桃园机场服务5、6年,之后调至高雄服务,至今年资约27年。」

移民署在处理这件事上,无论事前事后,都让乡民不解。机场里来来往往的旅客,或许很少见过检疫犬,会做出什幺奇怪的动作,确实防不胜防。

可是移民署国境事务大队派驻在各机场的官员,不是天天要跟检疫犬在一起吗?如果这样的移民官却对狗有这幺大的「阴影」,那还适任这个职务吗?总不能把狗关起来,让移民官来负责闻一闻每个旅客行李中有无夹带肉类吧?

无法面对检疫犬的移民官,却被派驻在机场里这幺多年,还从这个机场调至那个机场,到底移民署是在事发前就发现了这个人有问题才调职?还是从不觉得这有什幺问题?显然无论事前知情或不知情,移民署的人事考核都已严重失责。

怕狗为何不躲狗?反而踹狗?

当然,大多数乡民应该都无法接受事后移民署的说词,什幺被狗咬过、怕狗、讨厌狗,还是对狗有阴影……

如果会怕狗,还是对狗有阴影,见到狗应该是闪躲,甚至是退后。尤其在机场中执勤的检疫犬,不可能乱走乱窜,一定是有专责的领犬员牵着,怎幺可能攻击人?

真的怕狗的人,在机场遇到检疫犬,只要退后就一定没事。被领犬员绑着的检疫犬,有可能追上去超越绑在项上绳索的长度?

更何况检疫犬都是体格娇小,性格也温驯的米格鲁,很少具有攻击性,怎幺会有人说因为害怕被绑着的米格鲁,所以出脚踹她?这样的说法合乎逻辑吗?

移民署如果对这个踹狗的移民官,接受他这种完全不合逻辑的託辞。我们将掌管国境安全的重责大任,交给这种情绪失控、行为乖张的官员,这还算是一个正常的国家吗?

是虐待动物?还是妨害公务?

这个莫名其妙就踹狗一脚的移民官,2月9日晚间在高雄机场,究竟为什幺要攻击正在执行公务的检疫犬?有无吸毒或饮酒?精神状况正常吗?之前也踹狗甚至虐狗吗?移民署不要官官相护,更不要企图用「家法」私了。

动保处在2月13日已发布新闻,将儘速派员前往访查,若依陈员坦承有「拨开」检疫犬的说法,可依动保法第6条任何人不得骚扰、虐待或伤害动物开罚,处新台币3,000元以上、15,000元以下的罚锾。

动保团体的部分,台湾动物紧急救援小组发言人倪京台,已痛批移民署官员的虐狗恶行;他说国外无论是检疫犬或军犬,奉献一生护卫国家安全,甚至在退休时还获总统接见,过世时不但浑身挂满奖章和军衔,更常使用隆重军礼向牠致意。倪京台痛批,台湾国家的门户,出现移民署官员出脚狠踹检疫犬的荒唐戏码,丢脸丢到国际。

这是虐待动物?还是妨害公务?移民署事前事后的做法,早已失去社会大众的信任,如今更没立场轻易接受这位官员的说法,还是直接移送司法机关究办吧!

狗官踹狗是因为怕狗,乡民们,你信吗?建议移民署还是早点移送,等司法调查结束,对这位官员有什幺行政处置或人事调动,再做妥适的处理。官官相护或「家法」私了,都只是让移民署更加蒙羞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