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策法规 >天下围城-讨民贼书

天下围城-讨民贼书

归属:政策法规 日期: 2019-12-27 作者: 热度: 399℃ 405喜欢
忽闻六四民运众人,会集海外,秽梦不死,身居他国,欲掀国内风雨,甚惊。纵观民运乃非民生也,东瀛欧美静待华夏血腥,生灵涂炭,谓之亲者恨,仇者快,故吾民视之为欲亡我之国走狗耳,定痛陈之。上溯五千年,华夏之国立,中华之族创东方文明,万国来朝,亦不以大人自居,平等待友邦之族,然近二百年前,中国遇亘古未有之大患,国门洞开,泱泱大国被他国玩于股掌之中,黎民百姓处水深火热之境,国之似待宰羔羊,民之似役使之徒,历经晚清、太平天国、辛亥、北洋、国民、中共诸多政权,每一更迭都是国民之重灾。可谓“天下兴,百姓苦;天下亡,百姓苦”。中国百姓百年之愿:“国泰民安”而已。观今之民运诸事,无非用一政权代替另一政权,苦的还是百姓,又是一次用“我们的鲜血筑起他的长城”。吾断言,民运亦非民生也,亦非民众之福音也,民运者实则民贼也,定讨之。 民运者居他国,锦衣玉食,非劳即获,谁之供养?民运者着书立说,羽扇纶巾,针砭时弊,乃真为民之运?民运诸君食他国之俸,挑逗本族之人骨肉相残,助他国渔翁之利,兴他国民之运,怜哉!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吃豆之人嘴中嘻,恨哉!同根相生,同命相连,相煎何急,悲哉!故曰:“窃国者侯。”民运士人如王丹、柴玲、温云超等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至今居海外二十余年,狐假虎国威势,倡兴民主,亦不能日三省其身,身陷各种丑闻,黑金,乱伦,攻讦,作假等破坏纲常之事见诸报端,表里不一,人格魅力渐失,业已江河日下,强弩之末颓势既定,携二十年前余威,亦尤蚍蜉之勇,甚为奇观。跳梁小丑,包藏祸心,窥窃神器,意欲窃国,路人皆知,邀人喝彩。正可谓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试问尔等心不正,未修身养德,无国可归,焉能使天下治也? 士人深知民运世子,口诛笔伐,残喘境外,不造势亦不能活,然矛头所指皆错矣。观中国现状,外敌如林,内患重重,积病甚多,危机四伏,百姓渐明中国正处危机险境,不励精图治亦不能革。民运分子图推翻现政权之谋,不能与中国国运相承,亦不能与中国百姓所愿安定相予,同室操戈,实非民族之幸事。众人居海外,当以中国为国,揭中国之现实,启化民众,呼吁政府推进改革,促进中国进步。中国之事,不在国而在民,不在上而在下。诚然民族不独立,民权焉能得?民智未开,民权焉会享?当下,国民劣根性、思想性较百余年前有过之无不及,鲁迅的《呐喊》声刚刚响过,中国人的脊梁就已消失殆尽。民众不进步,未有独立思想,即使换过多少政府民权也不得享,依然被窃国者取之,故民之进步才是社稷根本。今一切蛊惑民众,冒生死之事,当不是机。言之者,人神必诛之。布告天下。

转自击缶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