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浮世绘 >胡锦涛的“中国和谐社会党”

胡锦涛的“中国和谐社会党”

归属:浮世绘 日期: 2020-01-02 作者: 热度: 882℃ 790喜欢
胡锦涛的“中国和谐社会党”

文 扬

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10月8日在北京召开,主要议题是讨论国家的“十一五”规划,因为是中国共产党的中央全会,所以其文件的全称是《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
“十一五”规划之特殊意义在于,这是胡锦涛总书记提出“和谐社会”构想之后的第一个五年规划。如果将当前这个致力于“和谐社会”的共产党乾脆理解为一个在政党轮替制度下刚刚上台的某某党,不妨就暂且称之为“中国和谐社会党”,那幺这个五年规划也就相当于是这个“中国和谐社会党”的全新治国纲领,不可谓不重要。中国官方报道中用了“举世瞩目”、“举国关注”等词语,倒也没错。
“中国和谐社会党”是胡锦涛治下的共产党,从根本性质上与以往的共产党已完全不同。回溯起来,1921年成立至今的中国共产党大致上经历了“暴力夺权党”、“激进革命党”、“改革开放党”、“经济至上党”几个不同的蜕变,除了名称未变、夺取政权之后的执政地位未变、保卫自身执政地位的基本手段未变,其他方面能变的都变了。从早期极左翼的“暴力夺权党”到后来极右翼的“经济至上党”,已然完成了对全部政治光谱的覆盖。
同一个政党能够边执政边完成从左到右的大幅转变,甚至完成自己对自己的反动,也算是现代世界政治史上的创举了。抛开其他方面不谈,仅凭对这一政治技术的掌握和运用而言,这个党至少是深谙政治之道的。
不难看出,相对于江泽民时代的“经济至上党”,今天胡锦涛这个“和谐社会党”正在试图向左修正,但是并不会超出右翼的範围,因此也可以说它大致上是一个中间偏右的政党。
当今中国执政党的右倾路线滥觞于邓小平时代的“改革开放党”,邓先生一句“发展是硬道理”就结结实实地把这个新的右倾方向定了下来。发展意味着什幺?意味着经济优先、效率优先、变革优先,意味着必须追随资本主义这个具有现代“法术”的魔鬼,意味着无论国际社会是个什幺东西都要义无反顾地与其“接轨”。
这是一个巨大的政治选择。其意义不仅只是对毛泽东激进革命路线的全面背叛,甚至超出了自辛亥革命以来近代中国革命的目标。作为胡锦涛“和谐社会党”的主要发言人之一,前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郑必坚最近对外界说:“中国人民做出的最重大战略选择就是接受经济全球化,而不是脱离经济全球化。” 此话甚至可以视为对一百五十多年前黑格尔那句着名论断的回应。在对全部人类历史作了深刻的哲学思考之后,黑格尔曾得出结论说:中国还停留在世界历史的局外,必须等待着若干因素的结合,才能开始生动活泼的进步。
在这种以百年为单位的历史尺度上,对邓小平时代以来的中国执政党可以作出这样的评价:它的右倾的改革开放路线在客观上使得中国这个长期以来处于“终古不变”的停滞当中的庞大国度终于实现了“若干因素的结合”,开始了她几千年未有的“生动活泼的进步”的历史进程。
无论如何,这个具有进步意义的历史进程是不可能再次停止下来了。如果说,自晚清以来的中国革命无非就是围绕着这样一个目的,那幺不得不承认,中国共产党八十多年来的数次左右摇摆震蕩的确在客观上推动了中国革命的完成。
衡量这样一条中国革命之路所付出的代价,或者检讨这条道路上原本可行的其他路经,都是另外的问题。就目前来讲,可以肯定的是,今天的中国已经不再需要那种能够大规模动员底层民众打破上层建筑桎梏的左翼激进党,而近十几年来一味任由底层民众为国家发展承担巨大成本的极右路线也已难以为继,在所有的极端手段都已经先后结束了各自的历史使命之后,一种中庸的、平和的、内向的、公共政策导向的政治路线成为了必然选择,胡锦涛的“中国和谐社会党”即在这样一个背景下顺势登场。
不错,共产党从来就不是一个依靠多党政治制度生存的党,无论是当年的极左路线、后来的极右路线还是今天的中间路线,都是自己说了算。它的反对党其实就是它自己的前身,它的制约力量其实就来自它的内部派别。既然它曾经覆盖过所有政治光谱,它也就不可避免地遗存着从红到蓝的所有颜色;既然每一次蜕变都在自身内发生,它的历史也就只好保留着所有的断裂。
胡锦涛没有选择,不管这样一个政党是个什幺,他都只能让它按照既往的运动方式继续这样左一左右一右地摇摆着走下去。所能给出的最好的承诺也许就是儘量找到最佳的平衡,所能做出的最好的合法性辩护也许就是中国需要这样一个具有特殊历史、混合着特殊颜色、虽然难以自圆其说但却精于政策操作的执政党。
正如费正清所说,中国革命毕竟是中国思想史上的篇章,而不是西方思想史上的篇章,它涉及的是中国的问题,用的是中国的语言。以现代西方流行的政治观点永远无法解读清楚中国问题。1898年康有为面临的问题是:“祖宗的天下我们保不住了”,1912年孙中山面临的问题是:“中国的目标在于赶上并超过列强”,沿着这个轨迹看下来,胡锦涛的“和谐社会党”无论其前身如何,目前却仍保持在了中国革命的大方向上。
靠“和平崛起”解决“民族”问题,靠“和谐社会”解决“民权”和“民生”问题,“和谐社会党”的政纲也就差不多与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殊路同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