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浮世绘 >2007年,中国走什幺路的争论与思考

2007年,中国走什幺路的争论与思考

归属:浮世绘 日期: 2020-01-12 作者: 热度: 492℃ 149喜欢
林贡钦
2007年,中国知识界、理论界爆发了一场中国走什幺样的社会主义道路的激烈争论。引起这场争论的是80多岁高龄并已退休的前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谢韬,他打破了十多年“不争论姓社社资”的沉寂,在《炎黄春秋》上发表题为《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的文章,大声疾呼:中国要走民主社会主义之路。顿时引发争论,叫好声和臭駡声此起彼伏。香港天地图书出版发行的黄达公编《大论战---------民主社会主义与中国出路》(简称《大论战》)一书,摘录了这一论战的主要观点。
一、谢韬们的观点

谢韬认为,二战后,世界上剩下三种社会制度展开和平竞赛,第一种是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制度,第二种是以苏联为代表的共产主义制度,第三种是以瑞典为代表的民主社会主义制度。竞赛结果是民主社会主义胜利,既演变了资本主义,又演变了共产主义。 谢韬认为,民主社会主义最伟大的成就,就是在老资本主义国家通过生产力的大发展和调节分配,基本上消灭了城乡差别、工农差别和体脑劳动的差别。社会民主党人用团结资产阶级发展先进生产力的办法,实现了差别日益缩小的共同富裕。

谢韬认为,共同富裕不是让有产者变成无产者,而是让无产者变成有产者﹔不是让富人变成穷人,而是让穷人变成富人。普通民众的富裕和政府官员的廉洁,是民主社会主义的两大亮点,又是社会民主党人治理国家的总思路。

谢韬的结论是:民主社会主义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向。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支持谢韬的学者从不同角度佐证其观点:


中国政法大学前校长江平认为,社会主义内容包括三个层面:一是经济层面,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国富民穷也不是社会主义。二是社会层面,各阶层应该是大体公平的,两极分化不是社会主义。三是政治层面,社会主义从政治角度看应该是实行宪政的社会主义。(江平:坚持什幺样的社会主义,《大论战》第45-49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院士何方认为,民主社会主义自己规定的原则是“自由、平等、博爱、民主”,经济上实行混合所有制和国家适当调节的市场经济,建立体现平等原则和博爱精神的社会福利制度,允许意识形态多元化。


何方举例:瑞典、芬兰是二十世纪初欧洲最落后的国家,自然条件恶劣,但到七十年代,富裕程度巳名列欧洲前茅,瑞典人均产值达15000多美元,超过美国、西德等大国。真正做到了经济繁荣、政治民主、自由充分、福利完备、社会稳定、道德良好(清廉居世界首几位,贪腐和犯罪率最低)、人人平等(收入差距世界最低)。无论按文明程度和现代化标準来冲量,史达林模式的国家都大大落后于民主社会主义国家,也落后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何方:我看社会主义,《大论战》第127-140页)
《炎黄春秋》副社长吴思认为,谢韬给民主社会主义下了四条定义:


1、多种所有制并存。左派虽主张公有制,但如何解决公有制的弊端,没有可行的替代方案。很少有人认真主张立刻回到人民公社制度,重新集体化,公私合营,剥夺资产者。
2、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左派虽批判这一点,却没有认真主张回到计划经济。


3、福利制度。没有争论。
4、民主制度。政治体制改革。左派也不反对。


从真实内容来看,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并无根本对立,旗帜不同,内容大体是一样的。(《民主与社会主义》专题研讨会发言纪要,《大论战》第435-437页)
二、反对谢韬的观点


统治中国理论界30多年的关于社会主义的特徵是,公有制、有计划按比例发展、按劳分配、共产党的领导和无产阶级专政。这不仅在教科书、新闻媒体上充斥并连篇累赎牍的论述,而且在30年间落实到全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科技和文化的方方面面。谢韬关于民主社会主义的观点,从理论到实践上全面颠覆了占统治地位的对社会主义的定义,遭到强烈反对是预料之中的事。反对谢韬观点的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文革”大批判型,一种是传统经典诠释型。
“文革”大批判型认为:


“民主社会主义思潮是一股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潮”,“是一些人妄图在中国搞和平演变的根本导思想”,谢韬“对社会主义怀有刻骨的仇恨”,“通过断章取义、歪曲、篡改、偷樑换柱甚至诡辩的手法诬衊马克思、恩格斯是民主社会主义、放弃了共产主义理想”,“以达到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目的”。(裘真:浙江理论工作者集会迎头痛击民主社会主义反动思潮,,《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大论战》第465-468页)
“谢韬其人就是社会民主党分子”,“就是修正主义分子,或者也可叫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在“我们这些经历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洗礼,又受到过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普及教育的工人阶级面前,欺骗性的东西就更难过关了。其手法不过是断章取义,混淆黑白,指鹿为马之类,大造反革命与论,以资本主义冒充社会主义,以‘和平长入’代替无产阶级暴力革命,以达到推翻中国共产党,推翻无产级专政,推翻社会主义,实现资本主义复辟的罪恶目的”。“如果谢韬先生在场的话,这些钢铁工人要与他拼命了”。(刘佐云:重钢工人纪念毛主席视察重钢四十九周年,批判《民主社会主义与中国前途》,《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大论战》第473-476页)


传统经典诠释型认为:
马克思曾指出,社会民主派的特殊性质表现在它要求民主共和制度并不是为了消灭资本和雇佣劳动这两极,而是为了缓和这两者之间的对立并使之变得协调起来。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有本质区别:
在指导思想上,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决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

在政治建设上,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决不搞西方的多党制和三权分立。


在经济建设上,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和完善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


在文化建设上,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

在社会建设上,坚持建设和谐社会。


(徐理:正确认识民主社会主义,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光明日报》,《大论战》第257-263页)


三、官方的观点
什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胡锦涛在17大政治报告中表述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立足基本国情,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四、几点思考


中共17大政治报告确立了继续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路,似乎回答了谢韬有关中国走民主社会主义之路的主张,并回应了谢韬的支持者和反对者的争论。


谢韬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能从17大政治报告中找到支撑自己观点的依据。《炎黄春秋》社长杜导正认为,胡锦涛的报告对左倾教条主义、僵化而保守的力量和主张,“没有接受一个字”(《亚洲週刊》第43期第31页)。 然而,谢韬的反对者也可从17大政治报告中找到精神支柱和批判武器。


1、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内涵中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如果用四项基本原则的原教旨主义的定义和解释来衡量民主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民主社会主义无疑是大逆不道、离经叛道的异端邪说,儘管民主社会主义符合邓小平的“猫论”,儘管走民主社会主义之路的国家的百姓比我们生活得都好。


2、中共17大政治报告指出:坚持和完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坚持平等保护物权,形成各种所有制经济平等竞争、相互促进新格局。
在经济制度建设中,如何体现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改革开放近30年来,许多地方、部门、行业,非公有制经济不仅在相对数上,还且在绝对数上已占主体,是否要重新调整?怎幺调整,是赎买、剥夺,还是劝退、逼退?

如何体现各种所有制经济的平等竞争?石化、通讯、电力、铁路、民航、金融等国企垄断的部门和行业,非公有制经济能否进入并进行平等竞争?世界经济几百年的经历表明,公有经济在与非公有经济平等竞争中,往往因体制、效率、人才能因素,输多胜少,往往不得不借助国家行政权力进行干预,实现垄断经营。

3、中共17大基本放弃了中共13大提出的政治体制改革。当政治体制改革与经济体制改革相比严重滞后的情形下,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将被不适应的政治体制拖累和耗殆,最终导致历史的反复和发展的徘徊。
好在中共历来有打左灯向右转或打右灯向左转,在快车道上开慢车或在慢车道上开快车的行事传统和风格,对17大政治报告的文字也别太较真,还是一句老话,听其言,观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