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上信息 >2018,朝核何去何从?

2018,朝核何去何从?

归属:网上信息 日期: 2020-01-12 作者: 热度: 169℃ 536喜欢

过去一年,朝鲜核武和导弹实力突飞猛进,国际社会多次合力,却依旧没能阻止该危机。2018即将到来,前景究竟如何?

2016年1月,朝鲜用“试用型氢弹”进行了第四次核试验,2017年9月用“洲际导弹装载型氢弹”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堪称太平洋战争时期美国向广岛投下的原子弹威力十倍的朝鲜氢弹正式问世。

朝鲜在2017年1月通过金正恩的新年祝辞向外界预告了洲际导弹的试射,同年7月发射了两次洲际导弹,11月通过第三次发射向外界展示了可以打击到包括美国白宫在内的洲际导弹高度发展的能力。金正恩正式对外界宣称,朝鲜完成了“国家核武装的历史大业、拥核强国伟业”。

随着朝鲜宣称正式完成“国家核武装”,关于朝鲜未来发展的两个趋势就出现了:朝鲜今后可能中断核试验及洲际导弹试射、重启对话协商模式,也有可能继续发展核导弹。针对这一状况,本文将对朝鲜核试验及洲际导弹试射进行简单评价,然后讨论下2018年朝鲜核试验及洲际导弹、潜射导弹的试射可能性。

1、2017年朝鲜核试验及洲际导弹试射评价

今年9月3日,朝鲜进行了洲际导弹装载型氢弹试验,达成了朝鲜“国家核武装的完成目标”。朝鲜开发的氢弹“不仅可以发挥巨大的杀伤破坏力,还可根据战略目标在高空爆炸、对广阔地区产生电磁波攻击”。如果朝鲜宣称的“可破坏从几千米到几百千米的广阔范围内的指挥控制系统、防空网、电子计算机网等电磁波”是事实的话,那就意味着金正恩已经彻底掌握不亚于核武器的新类型武器。

朝鲜今年在洲际导弹的技术进展上也取得了很大突破。7月4日高角度发射的火星14号洲际导弹的高度达到2802千米,两周后7月28日的火星14号的高度达到3724.9千米,11月29日发射的火星15号洲际导弹高度达到4500千米,53分钟内飞行960千米,向世界展示了能打击包括华盛顿在内的美国本土的洲际导弹实力。

朝鲜第三次洲际导弹试射后,对外发表政府声明,称火星15号成为能打击到美国本土的“超大型重量级核弹头装载型导弹”。看过火星15号照片的海外专家给予了高度评价,这枚导弹已经达到美国、中国、苏联的洲际导弹规模。朝鲜洲际导弹重返大气层技术虽然还没有最终确定,但是无法否认的是,朝鲜在洲际导弹的技术上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2、2018年朝鲜的对外政策及核导弹政策的发展趋势

第3次洲际导弹试射以后,预示着朝鲜已经宣布“完成国家核武装能力”,而朝核的今后发展方向将会有以下两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是,朝鲜为了摆脱非常严峻的国际孤立环境及经济困境,会积极地开展“和平攻势”。比如,朝鲜可能会对外宣布采纳中国的“双中断”提议,会通过的金正恩新年祝辞等多种渠道传达出“如果韩美联合军演可以暂停,朝鲜可以中断核试验及洲际导弹的试射”。不过,即使朝鲜中断核试验,不愿意冻结核开发的话,到2020年很有可能拥有50个以上的核武器,这样的话,韩美同盟无法采纳这项提议。而中俄一直以来都主张“双中断”,如果朝鲜展开这样的“和平攻势”的话,就对朝政策的发展方向而言,韩美及中俄就会产生更严重的分歧。

第二个版本是,朝鲜拒绝与国际社会进行协商对话,会继续发展核导弹能力。第三次洲际导弹试射后,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曾向访问平壤的俄罗斯议员代表团透露,首先美国要承认朝鲜为拥核国,朝鲜才坐上与美国协商的谈判桌。但是,美国承认朝鲜为拥核国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金永南的此番言论可以被解读为朝鲜将继续高度开发核导弹能力的“正当”发展方向。

如果2018年朝鲜继续拒绝协商的话,朝方很有可能会继续追加进行核试验及洲际导弹的试射,以便达到“与美国的核平衡”,掌握洲际导弹重回大气层技术。朝鲜2016年1月进行了第四次核试验,2016年9月进行了第五次核试验,2017年9月进行了第六次核试验。从这个核试验周期来看的话,朝鲜很有可能在2018年9月进行第七次核试验。特别是是朝鲜政权建立70周年的纪念日,朝鲜的第七次核试验很有可能成为这个纪念日的“礼炮”。而第七次核试验可能会在太平洋上进行。

到现在为止,朝鲜在核导弹方面最有可能的选择是,即使多花些时间,也要将他们一直以来的理论开发运用到实际中去。所以,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19日在第72次联合国大会上演讲时不惜对朝提到“史上超强硬对策”等近乎威胁的说辞。当时参加联合国大会的朝鲜外务相李勇浩对全世界记者回应金正恩的“超强硬对策”时讲到“会在太平洋上进行史上空前规模的氢弹试验”。朝鲜外务省美国研究所副所长李龙弼9月25日在接受美国CNN采访时,称,“朝鲜会在太平洋上进行氢弹试验,全世界应该认真看待朝方这一表态”,并强调称,“李勇浩非常了解朝鲜最高领导者的核导弹方面的发展意图”。

这段时间,朝鲜通过“火星14号”、“火星15号”的试射向外界展示其在洲际导弹技术上的巨大进展,不过是否能够装载核武,还是个未知数。因此,为了让美国承认朝鲜为拥核国,朝鲜会有可能会在太平洋上进行氢弹试射。如果核武器在太平洋大气层(高度100千米)上空爆炸的话,会对居住在太平洋城市的居民形成非常严重的危害。因此,朝鲜的氢弹试验会在高度为500-1000千米以上的宇宙空间进行,来演练其EMP攻击能力。在这样的情况下,爆炸的余波会对人工卫星及客机上的乘客产生不良影响。所以,如果朝鲜在太平洋进行核试验的话,朝鲜会面临政权建立以来最大的一次外交孤立危机。

朝鲜在2017年取得了洲际导弹开发上的巨大进展,那幺2018年很有可能会积极开发潜射导弹。2015年5月朝鲜在新浦海域成功发射了搭载“鲸鱼级”潜水艇的“北极星1号”潜射导弹,2016年4月成功开发出“北极星1号”的冷启动技术并成功飞行30千米,同年8月,在新浦海边进行了“北极星1号”的高角度发射,该导弹飞行500千米,但如果该导弹以正常角度发射的话,可能会飞行2500千米左右。但是,“鲸鱼级”潜水艇只能搭载1枚潜射导弹,因此,朝鲜正在建造能一次性搭载2-3枚潜射导弹的大型潜水艇。有消息称,金正恩下令要在朝鲜政权建立70周年之前建造出新型潜水艇,最快2017年年末,最慢2018年年初,新型潜水艇就能建造出来。

美国的朝鲜专业媒体“38 north”在12月1日公开的卫星云图显示,南浦海军造船所的陆上设施中,正在建造中的、用来搭载潜射导弹用的驳船在11月被装载到移动建造设备上,被运往附近码头。“38 north”推测称,在附近码头,水泵、电、通讯装备等驳船的作业设备都已就绪,工程已进入最终完成及部署的阶段。“38 north”把这个称之为“朝鲜发展潜射导弹的重要依据”,“朝鲜(不仅在东海舰队)在西海舰队也拥有了潜射导弹的相关技术”。2018年,朝鲜的潜射导弹将会对韩国的安保形成全新的威胁。

3、韩国政府的对策

韩国政府应该全力应对朝鲜2018年的“和平攻势”及拒绝与国际社会对话协商、继续开发核导弹技术两种情况。如果韩美同盟中断联合军演,朝鲜也中断核试验及洲际导弹试射的话,国际社会的对朝政策就会产生严重分歧。所以,韩国政府应该积极摸索文在寅政府的第二阶段朝核对策、特朗普政府的“最强施压”政策及中国政府的“双中断”“双轨并行”方案的融合交点,找到中美韩三国的共同对策。所以,积极构筑中美韩三国的对朝政策调整小组,是非常重要的。韩国政府可以通过对朝政策调整小组,当朝鲜继续发展核试验、洲际导弹、潜射导弹时,出共同的制裁方案;当朝鲜中断发展核试验、洲际导弹、潜射导弹时,提供具体的补偿方案等。

韩国的自身核武装一直以来因为美国的强烈反对而没有结果。但是,2017年朝鲜的新洲际导弹试射及第六次核试验后,美国对韩国核武装的立场正在发生着一些变化。美国下议院军事委员长Mac Thornberry在10月曾表示,为了应对朝核威胁,可以考虑韩国和日本进行核武装的方案。12月3日,美国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也曾公开表示过,如果中俄不同意日韩进行核武装,那就在朝核问题上更积极进行解决。所以,韩国政府即使不积极进行核武装,也会要求周边相关国积极对朝施压,并认真交涉韩国的核武装问题。

韩国政府也会积极应对宣告完成“核武装”的朝鲜对韩的攻击可能性。朝鲜很有可能在白岭岛、延坪岛等朝鲜半岛的西海5个岛屿进行军事挑衅。因此,不可忽视金正恩在今年8月下旬对白岭岛、大延坪岛的占领演习训练。

本文原题《2018年朝鲜核与导弹技术高度化展望》,12月13日发表于世宗政策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