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策法规 >“艾滋官员”是桃色腐败更是公共威胁(ZT)

“艾滋官员”是桃色腐败更是公共威胁(ZT)

归属:政策法规 日期: 2020-01-12 作者: 热度: 560℃ 572喜欢
今年3月,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三穗县副县长杨昌明被“双规”接受检察机关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种种丑闻开始侵蚀这个山区门户小城。而其染上艾滋病的传言,更是让当地人人自危。据调查,与杨昌明有染的女性竟多达30多人,艾滋传言出来后,多名女教师和女性公务员前来检查是否患有艾滋病。(8月15日《新闻晨报》)

民间“桃色反腐”的浪潮日渐高涨,只因权色丑闻的腐败糜烂气息正在官场生态里弥漫。洞窥他人的隐私,无论于情理还是法理,都甚为不妥。不过,当这种私生活的糜烂开始践踏公平正义、侵蚀公共安全,又要另当别论——任何个体的权利的实现,都必须不以威胁他人权利和公共安全为前提。因此,私生活“相当淫乱”、“性病缠身”的“艾滋副县长”,就没理由以隐私为名拒绝民众的拷问,因为他除了公民身份,更是公权力的载体。

无论是让人惊惧的艾滋病还是其他花柳,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权力附体的杨副县长已经成为了重要的疾病传播介质。跟其有染的30多名女性,其背后很可能是30多个家庭,也就是说,杨副县长在旺盛的权力荷尔蒙的驱动下,为寻求快感利用潜规则所侵犯的不只是这30多名女性,而是可能伤害更多的人和家庭。也正是因为这样,这起桃色事件,背后所隐藏的绝非权力腐败那幺简单,而是溃烂的权力正发生着辐射性的侵害,这恐怕正是“艾滋副县长”引发当地人人自危,产生区域震荡的重要原因。潜规则之下,受害的不仅仅是“潜”与“被潜”的双方,而是会让更多无辜的人卷入其中成为受害者。

由“艾滋副县长”引发的危机可见,权力腐败以及寄生腐败的种种潜规则,不但严重透支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更是对个体和家庭产生巨大的威胁。“艾滋副县长”不仅仅是场桃色腐败事件,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所产生的危害,已经演绎成一场公共危机。也就是说,桃色腐败引发的公平正义危机,很有可能上升为公共威胁。腐败潜规则为杨副县长提供了便利,因而与其说是杨副县长在充当性病传播的介质,倒不如说是权力在充当疾病传播的介质。如果不是失范权力导致官员荷尔蒙的旺盛,如果不是潜规则盛行,怎幺会有女性教师和女性公务员与杨副县长有染?

也就是说,层出不穷的官场桃色门,实际上已经成为公民及家庭的潜在威胁。联想到“安徽贪官王成性爱日记被曝与500名女性有染”,联想到“昆明发改委某官员集体淫乱”……这其中所暴露出的可不仅仅是贪污腐败,更是隐藏着公共威胁。试想:生活如此糜烂,官员难免沾染上性病甚至艾滋,而一旦他们遭遇杨副县长的“不幸”,那幺权力潜规则的“临幸”,也就意味那些桃色门中女主角正在或将要遭遇不幸,或许更是这些女主角身后配偶和家庭的灾难。

因此,这起桃色事件警示社会:权力腐败,不仅仅是公平正义之殇,更是公共安全的潜在威胁。如此,就更加需要加大反腐的脚步,把权力关进笼子,抑制权力荷尔蒙的蔓延滋长。只有权力在法治监管和广泛公共监督的阳光下运行,潜规则才会失去生长的土壤,“艾滋官员”才不至于成为个体健康和家庭的威胁,甚至成为公域潜在的风险,以致出现人人自危的恐慌。(来源:重庆时报 作者:时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