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浮世绘 >“黄背心”折射政治幼稚马克龙进退失据

“黄背心”折射政治幼稚马克龙进退失据

归属:浮世绘 日期: 2020-01-12 作者: 热度: 814℃ 268喜欢
崔洪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盟研究所主任、研究员 崔洪建 导语法国“黄背心”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一月有余,在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做出让步之后,事态得到一定控制,但仍然没有完全平息。法国政府拟从2019年1月起上调燃油税成为事件的导火索,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盟研究所主任崔洪建在接受多维新闻专访时表示,“黄背心”运动背后是这一段时期以来法国各方面反对声音的积蓄和爆发,民众实际上在清算马克龙。

法国 “黄背心”运动还在蔓延,外界普遍认为这是法国社会各种矛盾集中爆发的体现,上调燃油税只是导火索。不过目前看来,矛盾爆发之后的危机应对,马克龙并没有妥善处理。马克龙给外界的观感是,他太急于推进改革,短时间内连续出台取消对富人征税、组建欧洲军队、高考改革、上调燃油税等政策。这些改革一般来说需要逐步推进,甚至可能前后要延续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但马克龙似乎想要在两三年内一块儿解决,过于急于求成了。

 

马克龙并不是没有看到这一点,但随着他动作幅度加大,改革的效应溢出了他的掌控。

 

在政党政治的环境中,制衡力量不够,反而诱发了执政者本不该出现的“政治幼稚病”。

 崔洪建

马克龙确实太着急了,他在改革时机以及步骤选择方面都有问题。之前他搞的无论是劳动力、市场改革,还是法国的国企改革等等,都是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法国的国企改革还只是针对某些特殊部门,相对来说,他激起的只是一些局部,或者说一些相对小的反对。

但是燃油税集中体现了马克龙这段改革的缺陷,第一,不能以某种过于宏大的目标和口号去号召民众跟随改革,因为政府无法让民众都站在政府的角度看待问题。第二,任何一项改革措施一定不能在同一时间得罪多数人,燃油税得罪的是消费者,只要开车的人都会受影响。

法国城乡差别不像中国这幺大,但是它的城乡隔阂却很大,法国人经常说的是“巴黎和外省”,燃油税改革实际上就把巴黎和外省人的这种隔阂再度挑起来了。 “黄背心”运动的主体一开始就不是巴黎市区的人,而是以郊区人为主,或者由于工作必须来往城郊之间的人,所以说改革措施不能激起多数人反对,也不能再度挑起原有的矛盾,马克龙恰恰就是犯了这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