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上信息 >《时代》专访曾钰成一国两制是最佳出路

《时代》专访曾钰成一国两制是最佳出路

归属:网上信息 日期: 2020-01-13 作者: 热度: 968℃ 478喜欢

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中国政府承诺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以此保留香港的自由和生活方式。然而,最近几年的一系列事件导致中国内地与香港的摩擦升级,双方裂痕持续扩大。因此,很多香港人认为缩小陆港裂痕的最佳人选是曾钰成, 69岁的立法会主席。曾自称是左派人士,也是亲北京政党——民主建港联盟的创始人。

《时代》谭崇翰(Zoher Abdoolcarim)、菲兹帕特里克(Liam Fitzpatrick)和詹金斯(Nash Jenkins)在8月3日对话曾钰成,其中涉及北京与香港的艰难关系,以及他如何看待和应对这些问题。

北京要求立法会参选者填写承诺书,这意味着北京的干扰已经使“一国两制”的制度彻底失效还是频临消亡?北京要失去香港了吗?还是北京毁掉了香港?香港和北京关系陷入了恶性循环。1997年政权移交后的一系列事件加深了香港民众与中央政府双方的互不信任和猜疑。

北京要失去香港了吗?可能内地政府也在问同样的问题。香港民众应该明白他们有义务为国家安全制定法律,这是宪法规定的义务。香港年轻一代应该从自己的国家学习更多,香港的学校应该在年轻一代中建立强烈的民族认同感。最初北京政府就坚持,香港人的普选是由提名委员会提名之后选举特首,而且提名委员会必须遵守基本法。所以是香港人失信而不是北京政府不守承诺。以下是答问全文。

问:颁布国安法的是民主国家还是一党专治国家有何本质区别?

答:中国领导人明白香港民众对于在香港实行国安法很敏感,因此提出让香港政府制定香港民众可以接受的法律。但是香港人仍然拒绝接受提议,这就是“一国两制”的矛盾之一,两种制度的差异。但是香港仍然有此义务,毕竟香港最终不能脱离中国。回溯过去的19年(1997年至今),“一国两制”框架内的基本矛盾都可以通过善意、理解和相互妥协解决。不幸的是,现在有些事加深了双方的裂痕。香港人越来越开放和崇尚自由与民主,而内地政府希望在回归之后,香港人更加爱国,但是结果却并非如此,这就是问题所在。

问:港独运动的扩大是谁的责任?北京、香港政府还是现在的特首?为什幺会出现这种情况?

答:我们这代人见证了香港政治新时代,并参与了与英国的谈判及《基本法》的起草和咨询,尽管对北京政府是否真的会让香港保留其制度的真实性保持怀疑,但是香港仍然顺利完成了政权移交。所以我认为,坚持“一国两制”仍然是解决香港问题的最佳方式。

我们这代人明白英国给了香港人高度自由,但是几乎没有给予香港民主。英国统治时期,香港也没有选举自己政府的权利,因此我们对于派来香港的伦敦官员并没有抱有太高的期望。而回归之后成长起来的香港年轻一代,政府承诺赋予其民主,承诺把香港的明天变得更好。因此,他们对政府抱有很高的期望,希望其可以兑现承诺,他们也有理由对现状表示不满。香港公众需要更多的自由和对“一国两制”制度的保障,但是内地政府认为赋予香港太多的权利会失去对香港的控制。所以北京尽力阻止香港脱离控制,如此,香港就感受到了日益加强的干扰。

问:哪方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

答:双方都低估了其中的困难。但是如果说哪方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那始终是中央政府,因为政府掌握着权利,制定和实施各种政策。香港政权移交后的前几年,时任中国领导人江泽民在很多场合表示,中央政府不会干涉香港事务。

双方关系的第一个转折点是,香港就国家安全立法问题爆发大规模的抗议游行,这次事件警醒了中央政府:政府不应对香港完全放任不管,应该对香港形势进行监管,并在必须的时候采取行动。此后,中央政府对香港的态度发生了明显转变。

问:如何看待那些拥护自决的人士?

答:我们应该在拥护自决与港独之间划线。很多香港人将会意识到自决是在赋予香港更多话语权的同时推行“一国两制”制度。中国对于香港的主权是毋容置疑的,因此,我们接受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才能要求政府给予香港民众更多香港事务的参与权。

问:如果你是下一任特首或者政府高官,你会如何做?

答:我的看法很简单:政治问题应该以政治的方式解决。我们需要政治策略、政治操控和政治技巧。特首与政府高官应该尝试与各个政党重建建设性合作关系,特别是反对党。

问:你会是缩小香港各个阵营的分歧,以及解决香港和北京分歧的桥梁吗?

答:不能依靠一个人去消除差异。我们应该摆正心态,必须摒除以彼此为敌的思想。如果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继续把彼此视作敌人,那幺我们就没有希望实现“一国两制”体制的成功。

问:对香港的未来保持乐观吗?

答:自1997年移交政权后的19年间,一些事没有按照我们期望的发展,但是我仍然认为中央政府和大多数香港人希望“一国两制”的政策最终取得成功。截至目前,我并未发现中央政府有放弃“一国两制”制度的迹象或者改变香港制度的举动。

问:很多人感觉现在北京已经开始直接管辖香港。

答:这种说法是不公平的。尽管现在独立思想在年轻人中涌现,但是大多数香港人明白,独立、脱离中国对香港而言是没有出路的,所以这是香港民众和中央政府的基本共识。然而,北京政府和香港人对于“两种制度”又有着不同的解读。

对于北京而言,他们认为只要保持香港的生活方式就是保留香港的制度,但是其实制度最重要的是核心价值观,如果核心价值观被改变,那幺制度也就不存在了,所以我们应该让中央政府明白这些。

问:你认为自己首先是香港人?中国人?还是国际人?

答:首先,我是中国人。但是在世界其他地区被问及国籍时,我都会说中国人,但是会在后面加上“来自香港”的后缀。很多人表示,香港中国人不错,台湾中国人很好,但是大陆中国人不好。这是我们不愿意接受的事实,但是这就是外界的直观感受,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去批评那些尽力把自己与大陆中国人区分开的香港人,尤其是年轻一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