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网上信息 >从修理地球到修理脑球

从修理地球到修理脑球

归属:网上信息 日期: 2020-01-22 作者: 热度: 745℃ 699喜欢
最近有关知青的话题不少,碰撞也不少。基本上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当然这不算什幺,令人无奈的只是,我们一如既往地将其上升为意识形态高度去认识,并很习惯地把马克思理论中的最糟粕的部分——斗争哲学抬了出来,打击、谩骂对手。

马力博在他最近一篇有关经济学原理讲座中,有一个回帖说得很精彩:中国立国靠《论语》,西方强国靠经济学。所以我一直主张治国要专业化,不要再走唯意识形态(“论语”)的老路。

马力博这里虽然是在谈立国、治国,但不经意间,却揭开了中国人思维的幔沙。对这个问题,我想从犹太人思维谈起。

有一种基本已被世人公认的说法:犹太民族,是世界上最富有智慧的民族。从哲学家到科学家,从社会学家到经济学家,还有思想家、政治家,甚至腰缠万贯的商人,犹太民族几乎走在所有民族的前列。象斯宾诺莎、弗洛伊德、李嘉图、马克思、涂尔干、爱因斯坦、奥本海默、李普曼、卡耐基、洛克菲勒、希尔顿、摩根、波普、萨缪尔森、格林斯潘、斯蒂格利茨、克鲁格曼、巴菲特、索罗斯,数不胜数。有人曾统计过一百年来诺贝尔奖得主中犹太人所占比例为1/5。这个比例对于犹太人口数量说来,颇具说服性。

在研究后汇总的犹太人成功的所有秘诀中,我最认可有两个:

一、犹太民族是一个善于求异的民族。犹太有句俗语:两个犹太人有三个脑袋。这个意思就是说一个犹太人对一件事至少有两个观点,而两个犹太人对一件事至少有三个以上观点。这种认识根深蒂固,早已影响了犹太人的思维,并使其本能的接受不同观点。犹太人认为只有当不同的观点聚集起来时,才能全面表达事物。

举一个例子:在刑事审判中通常有两种意见,一个是有罪,一个是无罪。但对犹太人而言,如果全体法官中只有一种意见,那幺这个判决一定有问题。因为犹太人认为,不可能在一件事上,所有人持一种观点。

而我们中国人骨子里就有排他性和唯我独尊(唯我正确)性。加上多年来的社会环境熏陶、教育灌输,对于不同思想、观点、看法、立场,不是能容忍多少的问题,而是必须出手扼杀的问题。马力博提出“不要走唯意识形态的老路”,对我们中国人而言,是比较艰难的。

二、犹太人善于做抽象的逻辑推演。所谓逻辑推演,指的是从一个思想,或概念,推移到另一个思想,或概念的逻辑活动以及过程。抛开表象,去寻求事物的本源、本质、共性、异性,以及内在之间的关系。

就抽象思维与形象思维而言,犹太人偏重抽象思维,我们中国人偏重形象思维(《论语》就是形象思维的作品)。抽象思维的起点,是基于概念,而不是表象。运用概念、推理、判断,找出事物与事物间本源和非本源的东西。

形象思维把感觉、视觉、触觉、嗅觉到的东西,看作为事物的真实、真理、本源。形象思维者迷信感官。而感官在一定情况下干扰抽象思维,这就是形象思维的局限性。不幸的是,这个局限性恰恰是中国人很难出现世界级思想家、科学家、哲学家、经济学家的主要原因之一。

人,如果不具备抽象思维,思想就不具备系统性、逻辑性。不改变偏重形象思维而忽视抽象思维的思维模式,中国人就永远只能跟在人家后面。而一旦走在人家前面,则意味着翻车在即。

中华民族是个古老的民族,中国人民是聪明智慧的人民。可叹的是,两千多年来中国文化中的一些糟粕,至今对我们今天整个民族和国家的奋起,起着阻碍作用。如果我们单单依赖于经济崛起和制度改善,而不在文化和思维上着手改变,仍很难象犹太人那样立于世界民族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