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展会报道 >从楼市撤退的资金会流向哪

从楼市撤退的资金会流向哪

归属:展会报道 日期: 2020-01-22 作者: 热度: 964℃ 191喜欢
“守时待势熊渐去,楼花落尽牛渐来。”
  这是一家券商2014年中期策略报告会的主题,正是这家券商不久前还在预测第二季度春来股市绿如蓝,更早的去年底则预测今年的股市可能创出新低。
  没有错,是安信证券,是高善文作为首席经济学家的安信证券,也是代表空头司令的安信证券,和国泰君安这个多头司令打擂台的安信证券。
  空翻多?
  有疑问吗?
  熊去牛来,谁还敢信?
  或许并没有确定的答案,守时守到何时?6月是守,12月也是守;待势待到何势?反弹是涨,反转也是涨。
  一个渐字是渐去,一个渐字是渐来。
  渐来渐去,模棱两可。
  其实,道理已经说得挺清楚的,楼市泡沫破灭是股市雄起的前提,资金玩的就是跷跷板,风水轮流转,而楼市的辉煌似乎已经渐行渐远,只涨不跌的神话似乎已经摇摇欲坠,现在只待验证的一个判断就是,资金就是这幺流动的吗?
  这是一个理论问题、一个学术问题,又是一个极其敏感的政策问题,110万亿的M2究竟从何而来,又从何而去,怎幺就发生了“钱荒”,我们面临的危险究竟是通缩还是通胀,货币政策究竟为什幺打左灯往右转,名义稳健实质习惯性从紧,房价真的就是货币现象或者说房地产就是吞噬M2的黑洞?
  中国货币的超发主要原因是外汇占款人民币,现在外汇储备已近4万亿美元,简单估算就知道基础发行的货币就是25万亿元左右,如果乘上货币乘数就差不多近百万亿的水平。最有意思的是这种人民币投放是被动的,我们控制不了,所以出现了热钱越多,流动性越充裕,货币政策越紧这种结果,“钱荒”就是这幺产生的。理论上讲,货币的增量应该基本相当于GDP+CPI,这样既满足社会流通的需要,又不至于引发通货膨胀。而根据长江商学院教授陈龙的统计,这个适用于美国的货币规律在中国并不适用,1990年到2013年的24年中,GDP平均涨幅是9.9%,CPI涨幅为4.6%,房价涨幅为10.7%,M2平均涨幅则为21%,简单的相加就可以看出GDP+CPI才14.5%,远远小于M2的涨幅,是一个不等式,无法解释“钱去哪”的疑问;但是GDP+房价就相当20.6%,这个数值和M2是可以画等号的,中国的CPI统计中不含房价,这就可以解释M2的涨幅为什幺会那幺高的原因了。类似的解释水皮杂谈在早年间已经谈过,1989年北京的房价平均1900元左右,而现在则是4万元左右,涨幅在20倍,但是当年全国的居民存款才5500亿元人民币,而2013年已近达到45万亿元人民币以上,涨幅差不多80倍,老百姓被平均自然不合理,因为财富分配有一个“二八现象”,即20%的人掌握80%的财富,虽然这样的对比并不严谨,但也基本可以得出相同的结论,房价本质上是一种货币现象;因此,难怪不少人眼睛是紧盯货币政策的,降准降息在他们的概念中都是楼市“救市”的反应,因为货币头上没有“红十字”,一旦进入流通环节就不存在所谓的“定向”,资本的逐利本性决定其去处,这也是为什幺4万亿都进入房地产的原因,但这里有一个前提,楼市供不应求而不是供过于求,供不应求挡都挡不住,供过于求放水都没有用,这就是市场规律,说到底,供求关系决定价格。
  楼花盛开已经年,花开总有花谢时。尽管长期房价上涨不会小于CPI,但是短期调整也在所难免,从楼市撤退的资金会不会进入股市还是个疑问,或许行情来得快,进入的可能性就大;或许进入得快,行情才会产生;或许互为因果。有一点是肯定的,定向降准的口子越撕越大,总有一天会演变成全面降准的,时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