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浮世绘 >任性刘益谦2亿买杯子10亿为国护盘

任性刘益谦2亿买杯子10亿为国护盘

归属:浮世绘 日期: 2020-01-22 作者: 热度: 614℃ 551喜欢

最近A股坐上了过山车,如今一路下跌,大小股东史无前例达成护盘共识。侠之大者,为国接盘。侠之巨者,为国护盘!7月2日,就有一名“巨侠”自曝两天里差不多投入十亿进入资本市场,为国护盘!先别忙着献上你的膝盖,这位“巨侠”一向任性豪气,他的事迹你或多或少听过,他是谁呢?资本市场大鳄刘益谦,就是花2亿多买“小鸡吃米”杯子的那个土豪!

在资本市场上,他被称为“定增大王”,他说,“从2013年开始,我就在不断加仓,可是没有人注意到,我只是在香港买了个杯子,媒体就炒得热火朝天,这个我不太理解。”近些年让他屡屡上头条的就是在收藏市场上的一件件豪举,先来看看他买过的那些东西。

从宋徽宗《写生珍禽图》(6171万元),陈逸飞《踱步》(4043万元),到宋人《瑞应图》(5824万元),清乾隆御制紫檀“水波云龙”宝座(8578万港元),再到1.34亿元拿下《平定西域献俘礼图》,1.6亿元砍下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刘土豪在收藏市场买一件亿万元级别的作品,就跟去菜市场买菜一样,他是收藏格言就是:我只买最贵的。2009年,他在收藏市场花了9个亿,2010年更达20个亿。王羲之草书《平安帖》,,刘益谦花3.08亿元拍到的。

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刘益谦花了2.81亿港元拍下,他说交接鸡缸杯时刷了24次卡。他拿到这只布满包浆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后,装了一杯茶水,并一口喝光,喝茶照片随即在网上热传。想知道用价值2个亿的杯子喝口茶是什幺感受吗?仔细看下图刘土豪那陶醉的表情的,他本人说,这叫“吸一口仙气”,这杯子可是当年皇帝、妃子都用过的!

以822.9万美金拍到的《功甫帖》,对刘益谦来说,不是最贵的,也不是最“国宝”的。但却是争议最多的,持续几个月的“真假口水战”,至今仍没有定论。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刘益谦以3.48亿港元拍到手。2015年3月,刘益谦以9103万元人民币,拍得一件历经600多年历史的明代佛经,作者为明代着名航海家郑和。4月7日,再以1亿1390万港元拍下南宋时期的一件花瓶。6月6日晚,清宫旧藏《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被刘益谦以8050万元竞得。

这幺多大手笔,绝对让你看晕了吧。任性归任性,想必大多数人想知道,刘土豪,你的钱从哪儿来的?

你的钱从哪儿来的?

钱从哪儿来?!(他们说重要的问题也要问三遍!)

砸10亿为国护盘时,刘土豪是这幺说的:

任性刘益谦2亿买杯子10亿为国护盘

看清楚了吗?人家说的,“我的财富主要来自中国资本市场”。刘土豪的钱是炒股炒来的!

关于刘土豪早年的炒股神话,媒体是这幺报道:

早年他当过出租车司机,还开过百货商店。在资本市场取得的第一次成功来自100股“豫园商城”股票。1990年,刘益谦以每股100元的价格买入100股“豫园商城”,仅仅一年之后,这100股股票竟以每股1万元的价格卖出,净赚了近100万元。股价上涨一百倍,这是什幺“神股”?

1992年,刘益谦又盯上了“股票认购证”这一明显带有计划经济色彩的东西,成了上海滩第一批认购证的专业炒家。他以类似期货交易的手法大量高价收购认购证,认购证平均市价随之上升,在摇号后再抛出去。据他回忆:成本30元一张的股票认购证平均以6000元的价格卖出,大概翻了200倍。刘土豪又赚翻了。

之后,刘益谦发现更有吸引力的“资本金矿”是那些尚未流通的国有股和法人股。2000年初,刘益谦成立了“上海新理益投资”,很快就成为囤积法人股的大玩家。

2002年12月,“新理益”以1.4亿元的收购湖北“百科药业”约20%的国有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刘益谦第一次座到了上市公司董事长的交椅上。

2011年刘益谦见股市大势已去,他几十亿资金“一分不剩”地撤离股市。在2013年发布的新财富中国富豪榜,刘益谦以170亿元排名第30名。

号称“不放过每次暴富机会”的刘益谦,这次又回来了,为国护盘,侠之巨者!现在流行的最爱国行动,就是赶紧把钱投进股市。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土豪刘益谦也有过那幺不光彩的几件事。

刘益谦初中毕业就退学了,在网上搜其简历,多处都写“四川大学法律系硕士学位”。记者问他学历问题时,他说:“那是别人送的。当时我也比较幼稚嘛,内心可能比较空虚,这辈子没读过书,想想人家送我这个东西,也说明是对我的认同。”

2011年12月,大量媒体曝光刘益谦的新理益公司因为做局操控股价而被证监会罚款521万,刘益谦个人也被证监会警告,罚款20万元。而刘益谦辩称未参与操纵股价。

2012年初的海关查税风波中,财新传媒曝光刘益谦因涉艺术品税被海关约谈,最后补交4千万税款和罚金了事。

而刘益谦在收藏市场上的多次天价收购藏品,也频频被人质疑为“洗钱”。

这其中到底有什幺门道,楼顶天台上的人们就暂时别操心了,好好想想怎幺为国接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