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展会报道 >低吟的芦苇之歌被台独扭曲撕裂的慰安妇历史真相

低吟的芦苇之歌被台独扭曲撕裂的慰安妇历史真相

归属:展会报道 日期: 2020-01-23 作者: 热度: 733℃ 928喜欢

不久前,“国际慰安妇日”,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在脸书贴文表示,台湾从近两千名慰安妇,到现在只剩两位阿嬷。她们跟我们,都在等待日本政府承认真相,开口道歉。

在等待中盼望、在等待中失望。低吟的生命,只有对曾经的施暴者最卑微的道歉吁求。为此,她们倾尽一生,而有人却在等待她们死亡。这是曾经上千名台籍慰安妇的人生缩影,也是一段不该被蒙尘的历史的生动写照。

70多年前,正在台南女中就读的小桃,在上学途中被日军掳走,自此告别了天真烂漫的少女时代,沦为殖民者的“性奴”。“我在那之后就没再快乐过”,70多年后,记录这段历史的影片《芦苇之歌》于2015年“国际慰安妇日”上映,谈及那段不堪回首的生命过往,已经是耄耋老人的她对身旁的社工如此说。

从小受阿嬷疼的小桃,慰安妇生涯曾三度寻短,最后因为想见阿嬷,才撑回家乡,然而最爱的阿嬷已仙逝。片中她回顾首次赴日控告日本政府时,答应会把所有事都说出来,却一开口就哭到说不出话,一再练习才能说得完整。

《芦苇之歌》片中共记录了包括小桃在内的6位阿嬷疗伤过程,个个血泪斑斑。

二次大战期间,日本强行征召东亚女性担任“性奴”,对外,则以“慰安妇”的称呼掩盖其丑恶罪行。学者评估,遭受迫害女性高达数十万人。而当时日本殖民的台湾到底有多少“慰安妇”,并没有确切的数字,一种说法是1200人,也有一种说法是2000多人。人数虽然不少,但很长一段时间,台湾的“慰安妇”问题一直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

这些年,台籍慰安妇们反复着“抗议─控诉─被拒”的过程。而在这趟彷彿注定失望的旅程中,她们越来越老、越来越少。围绕着意识形态与史观的博弈,此议题在台湾又被泛政治化的解读,岛内不时传出对“慰安妇”问题的杂音。有些政治人物仍然坚持不许在“慰安妇”前加上“被强迫”,造成了社会的对立与撕裂。

2015年7月,台湾爆发学生运动,主因是台湾部分高中生反对马政府调整课纲。学生领袖朱震在得知曾祖母曾是慰安妇后哭诉:“国民党是骗子,我阿祖当慰安妇是自愿。” 在此期间,国民党威权统治时期的金门“八三一军中乐园”也因课纲争议再掀波澜。

有亲绿学者甚至公开质疑“军中乐园”的女子也是被迫送去的,但是“慰安妇”是联合国定性的军事性奴隶,没有人身自由,而当时金门的“特约茶室”建立之初,是比照古代军妓制度,为解决当时士兵的生理需要。

低吟的芦苇之歌被台独扭曲撕裂的慰安妇历史真相

诸多“八三一茶室”开始运营后,首先是在民间设立招聘站,公开招聘女性“侍应生”。招募费用为一千至一千三百台币,新加入之侍应生还可获得一万元无息贷款做安家费,合约期满后如不愿续约,即可返家。另一种侍应生的来源则是女囚,例如在“扫黄”期间被取缔的私娼,在看守所里坐牢时便会被狱监游说不如去劳军,还能赚些钱。

虽然此举也是对妇女人权的伤害,但是,将其类比通过强征手段施行的“慰安妇”制度,显然是避重就轻、五十笑百,刻意为殖民者的丑恶行径粉饰太平。

其实,这样的表态背后,也反映了海峡双方甚至是台湾内部不同族群存在的历史记忆的差异。两岸共同的历史记忆产生分离,以1895年甲午战争为节点,日据时代的台湾人无形中受到日本政治经济文化的影响。但是,抗战胜利后,“228事件”爆发,让原本对“祖国”满怀期待的台湾人再度走向身份认同的异化。

当经历过那个时代的台湾人从日本文化中找到了更多相似的生活经验,加之日本在台的殖民历史也经历了从早期的差别对待到日后强迫同化政策的过程,潜移默化中自然形成一种“错置”的乡愁。所以在评价日本殖民历史时,一部分人出于对“母国”亲近的自我认同解构,在肯定日本在台现代化建设的同时,也选择性地忽略了殖民者对台湾的经济剥削与人权压迫。

台湾解严后,围绕着过往省籍、族群的冲突,在国、民两党的竞争中,又异化成为国族认同的分野。 因此,“慰安妇议题”又牵动复杂而敏感的统独意识形态。对某些政治人物来说,承认慰安妇被迫,无疑在为国民党曾经主导的大中国史观提供有力论据。基于党同伐异的原则,要否定国民党在台统治的历史正当性,“慰安妇自愿说”某种程度又成为反对党或反国民党势力刻意区隔大中国史观的宣誓表态,服膺政治正确。

或许表面上看,“有人自愿、有人非自愿”当然是可能并存的两种不同历史记忆,也是两种平行的多元史观。但是,在殖民统治的情况下,台湾人并未被赋予“人生而平等”的权利。因此,即使当他们声称“我愿意”时,代表的恐怕是一种心痛的无奈。

当然,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可以用新的观点来检视并反省历史。但日本殖民统治或国民党的威权统治,都不会因此而减少其错误之责任。在人权价值面前,更不会因为有人说慰安妇是“自愿”,便让日本的侵略与强征赋予某种合法化的理由。

,韩国“慰安妇”金学顺公开举行记者会,首次向世人揭发了日本军国主义政府主导、强制征调亚洲国家妇女充当军中“慰安妇”的历史事实。至此,被日本政府刻意隐瞒的军事性奴隶制度,在禁锢了近50年后,终被揭发。

而台湾妇女救援基金会也将8月14日定为“国际慰安妇日”。他们于1992年开始投入“慰安妇”幸存者服务工作,连续26年帮助她们,并搜集相关历史,通过纪录片、展览等方式,将“慰安妇”阿嬷的故事保留、传承下来。

对于台湾内部来说,唯有放弃意识形态的歧见,秉承对后世子孙负责的公义之心,才能真正让这段充满着血与泪的岁月过往不再蒙尘。

如今,阿嬷们逐渐凋零,但历史不容遗忘,回荡在风里的“芦苇之歌”也注定不会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