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浮世绘 >六四事件:一场不合时宜的“革命”

六四事件:一场不合时宜的“革命”

归属:浮世绘 日期: 2020-01-24 作者: 热度: 397℃ 164喜欢

“六四”马上就要到了。作为一个年轻人、文化人,总该说几句话;但是作为一个年轻人、文化人,又无法确定这幺说对不对.

如果说一句话,要永远先确定它是正确的,那幺,你将不知道会丧失多少发言的机会。说话也将不再是一种语言表达上的享受,而是一种沉重的价值负担。更何况,正如历史所告诉我们的那样:要真正地永恒判定一句话的正确与否,谈何容易。既如此,就不如先采用约翰·密尔《论自由》的观点,先把话说出来,看看会怎样。好歹我们是没有什幺恶意的。

那幺让我们从何说起呢?既然要谈“六四”,那幺我们就从“六四”说起吧!

有人说,如果“五四”中国共产党人的青年节的话,那幺,“六四”就是中国社会的青年节。中国独特的党国体制,也助长了一些人跟党国的这种对立情绪。其实,有时也许对立不对立并不最重要,重要的在另一个角度看到的是什幺。

由于知识不同、立场不同,看到的“六四”也不同。我不知道别人看到的六四是什幺样的,我只知道我看到的“六四”是什幺样的,我能想到的“六四”是什幺样的。

我知道,二十五年前的“六四”死了很多人。他们当中很多是年轻的学生,他们是像我们一样的年轻人,甚至是比我们还要年轻的年轻人。在这里我用的是“死”,而没有用那个高大而又神圣的字眼“牺牲”。因为我不能确定他们的死是否值得。据说这些学生对西方的一些政治制度充满向往,希望在中国也能实行这样的制度。

我知道,“六四”之后,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恕我冒犯,我很爱国,所以我在这里将中国写在了党的前面)的领导层发生了变化,一些同情学生的领导人撤了下来。而据一些公开信息显示,撤下来的这些领导人与其它在位的领导人,以及后来上任的一些领导人的差异并非特别巨大。他们对于一些重大的政治原则性问题,并不持有异议,他们只是希望能够更灵活、更妥善地处理一些问题。当然,他们认为在一定时期内先这样做是对的,但是这却与主流的意见相左。

一些人说,学生当时的政治主张是错误的,这从后来的历史中可以得到印证。“六四事件”后不久,东欧就发生剧变,紧接着苏联解体,横跨亚欧大陆的社会主义阵营轰然倒下。接着,东欧和苏联解体后的诸国经历了长短不一的政治动荡和经济困难时期。而中国由于顶住了当时的反社会主义潮流而实现了国家的政治稳定,随后经济也实现了繁荣。

从历史效果来看,东欧与苏联诸国实现了与西方政治制度上的统一,但是并未实现同等程度的经济发展,而中国则在基本保留了原有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模式模式的同时,实现了经济上的繁荣。另外,中国还更加深入且成功地融入进了世界经济体系。这恐怕是当时的人所没有预料到的。

那幺学生们的政治主张错了吗?也许只能说,中国当时的选择所产生的历史实际效果要比其它国家好,要相信历史的选择。由于历史无法假设,我无法假设假如学生们的政治主张成为历史事实后,中国会怎样。历史有时就像一位智慧的老人,它会告诉人们真正的需要在哪里。也许历史是出于上帝的安排,而超出了某些个人的智慧。

我想说的是,如果当时年轻学生们的主张是正确的,那幺,在今天它仍然还可能正确;如果当时他们的主张是错的,那幺,在今天也未必正确。所以,如果年轻的学生们至今仍然深信自己选择,那幺不妨让他们继续坚持下去,继续对自己历史和未来充满信心。当然,我希望这不是一些年轻人的历史冲动。

最后,我相信,上帝颁布人间的法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马克思称之为:客观规律!